从 GNOME 3 撤退

rca posted @ 2014年11月17日 10:53 in 围观 GNOME 3 with tags GNOME 3 gentoo , 3672 阅读

2011 年,大神 Linus 受不了初入江湖的 GNOME 3,撤退到了 XFCE,从而掀起了一场此起彼伏的反对 GNOME 3 的浪潮,迄今余波未平。在这潮起潮落的这四年里,我却一直在使用 GNOME 3,从 3.0 一直用到 3.14。在大家渐渐接受了 GNOME 3,甚至 Linus 也于 2013 年悄悄的用回了 GNOME 3 的时候,我却选择了撤退,也退到了 XFCE。

我撤退的原因,并不是 GNOME 3 让我终于不堪忍受。实际上 GNOME 3 一开始不是多么的不堪,只是因为大幅度的变革激起了用户的保守性反对。这种反对有点类似于 windows 7 用户反对 windows 8。

似乎任何去改变人类固有习俗的行为都会激起这种保守性的反对。满清入关时要剃掉汉人的发,很多汉人反抗。辛亥革命胜利后,革命者们要剪掉汉人的辫子,汉人依然反对。有人说学历史没有用,我觉得历史起码有一个作用,可以让你在遭遇各种变革时能够保持足够的冷静。

那么我为何选择了撤退?主要原因是最近升级到了 GNOME 3.14,可能是新版本引入了 bug,导致内存占用过多。查看了进程的资源占用情况,发现一些本不该太耗费内存的程序却非常贪婪,比如 nm-applet、evolution-calendar-factory、evolution-source-registry、gnome- settings-daemon、goa-daemon、gsd-printer 等。这些进程要么是我不需要但是被强制性的载入了,要么就是不应该占用这么多内存的……虽然内存越来越便宜,但是我不希望这样被浪费。如果 Linux 内核也如此的浪费内存,那么它很难走到现在。我觉得内存,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够用。有些人很洒脱,说『内存就是拿来用的』,但是他们的人民币却存在银行里 不舍得花。

还有一个原因让我决定开始远离 GNOME 3,那就是它越来越大了。先是集成了 ibus 输入框架,再者是开始硬性的依赖 gdm,让我无法通过 startx 命令进入桌面。今年的上半年,升级了 gdm,发现 gdm 又开始硬性的依赖 systemd 了。也许再过几个版本,GNOME 3 就开始硬性的依赖 wayland 了。这些改变,对于我来说,一点意义都没有。我渐渐觉得 GNOME 3 的开发者的好意越来越专断了。也许它以后会继续变大变强,但我对它却一点兴趣都没有了。

我卸载了 GNOME 3 的所有组件,很快的就装好了 XFCE 4.11。我对后者并不陌生,还在 GNOME 2 时代就用过一段时间。与 GNOME 3 相比,XFCE 充满了不现代,但是我觉感到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。这样一个轻量级的桌面,满足了我 95% 的需求,虽然有 5% 它满足不了,但是 GNOME 3 也满足不了。在这种陌生又熟悉的氛围中,那些所谓的现代的拥有更好的用户体验的 UI 设计,显得非常的微不足道。也许它们本来就微不足道。

 

Avatar_small
views63 说:
2014年11月18日 10:56

用着 Cinnamon 感觉还行。

Avatar_small
依云 说:
2014年11月20日 23:49

GNOME 3 已经这么可怕了呀 o.O

不过我觉得他们代码也越改越烂了。Evince 那货,不再支持 accels 快捷键自定义机制也就算了,还在改写的过程中丢俩快捷键……


登录 *


loading captcha image...
(输入验证码)
or Ctrl+Enter